熱線精選

感謝熱線開啟了我許多新的視野

 

 

文:親密關係小組/家庭小組/愛滋小組/老同小組義工柚子

今天(6/9)是熱線晚會20週年同學會,今天在台上,主持人愛咪和小杜,問著一些義工怎麼會加入熱線的呢?

就回想起以前,想當初會知道熱線,是因為我參加了同玩節活動(?),而台上的主持人正是我後來同志運動路上的偶像---智偉。

因為他,我進而知道了熱線,後來在這不短不長的歲月裡面,只要我時間允許,且在台灣的話,我就會去參加熱線晚會。

 

2012年,那年夏天依照慣例,我參加了熱線晚會,但這次我選擇了報名小天使義工,後來在小天使義工的感恩茶會時,當時的親密小組的組長愛咪和另一位生理女性義工在台上,說親密關係小組在招募義工,我就加入了這個都是生理女性的義工小組。

智偉對於我而言,是給予我鑰匙的那個人。

台灣同志諮詢熱線,我們都生日快樂!

文:熱線義工凱鈞

今天(201/06/09)是我26歲的最後一天,熱線卻20週年生日了。

我默默的想起了初次與熱線相遇。

2016年年尾,因為被反同的攻擊,我一夕之間成了注目焦點。事情爆發開來後,大量的訊息灌進我的臉書、Line,各家媒體記者瘋狂的打電話給我,甚至希望直接殺到我家,即時採訪。同時,我也等於正式的完全走出櫃子,接到家人的通知,很多親戚都知道了。

一瞬間我曝光在鎂光燈下,雖然身為演員,早已習慣舞台上的燈光,卻無法適應各家媒體的緊迫盯人。並且還要面對筆錄、提告、出櫃,我完全的陷入恐慌之中。

那時的我,連絡上顧玉玲老師求援,經老師介紹,熱線的創辦人喀飛給予我幫助,決定請熱線給予我相關的資源。這大概是我人生最好的決定之一。

【如果你沒有辦法接受異性,那麼希望你真實面對自己】

「只有一個感受,心疼,心疼他獨自一人承受這些壓力」,楊媽媽道出每一個當父母的心聲,語氣沉緩的說出當年的心路歷程,沒有戲劇化的翻桌大罵,沒有流俗的痛哭流涕,她難過的是兒子歷經了挫折卻從未出口喊痛,心疼與不忍是她唯一的念頭,楊媽媽了解身為同志往往要經歷數次迂迴掙扎,走入暗櫃躲避歧視暗傷。是誰說同志出櫃就非得隱含悲苦? 楊媽媽以親身經歷逆轉了這般刻板印象。

莫約十年前的熱線南部辦公室還是個雛形,當時兒子甫走出暗櫃,渴望了解同志的楊媽媽參與了櫃父母座談會後,便與熱線結攜相伴直到今日,一路上走過風風雨雨,演講、遊行或是座談會,楊媽媽無役不與,對同志的想像由幽暗不明到逐漸清朗,心中不安也隨之消散轉為踏實安定。

【熱線南辦X台南彩虹遊行舞台發言】

大家好,我是熱線南部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威竣,熱線南辦成立至今十年,致力於提供南部同志社群、同志父母支持服務,並且進入到各級學校、社區分享同志的生命故事。我們相信藉由分享生命故事,讓大家認識同志,便能漸漸地化解大家對於同志的刻板印象與歧視。

2016年底婚姻平權運動再度興起,屆時反同勢力也意識到同婚已經守不住,轉而開始對於行之有年的性別平等教育進行打壓。過去長期合作的許多間學校,因為來自家長、議員的施壓,這兩年來校園演講的場次逐年遞減。.

前年十二月,我們接了一場高雄某高中的演講,直到演講的前一天負責該演講的老師突然打電話過來取消,因為當天與校內籃球比賽撞期,所以沒辦法進行這場演講。後來,另一位老師才跟我們透漏,因為學校校長在接收到陳信瑜議員的關切,校方沒辦法承受壓力,進而取消該演講。校內有許多老師也非常的難過,一場有意義的演講,被如此對待了。

【是標籤,也是最好的禮物】


文/熱線南辦家庭小組義工炯宇
今天我來到恩恩的家中。眼前這位大男孩,今年剛考完學測。成績未達理想的他,決定由獸醫轉戰工業設計。

我們坐在客廳,客廳一側掛著幾幅奧地利畫家克林姆的作品,不難看出主題都是「女性」;另一側放了恩恩的紙黏土作品,他打算將這些作品拍照,作為備審資料。

【我與HIV+OK的故事】在我人生中遇見第一次的彩虹 /龍龍

作者:龍龍

其實本人就是一位HIV帶原者,當時一得知時我還是一位職業軍人,那我很隱瞞個人的私人事情,在部隊裡當作若無其事沒這件事情發生,直到一次的年度體檢時,我驚嚇的連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因為要抽血做身體檢查,那當時的我感受不到陽光的照射,反倒覺得黑暗曬在我身上一樣,因為我看到曾經一篇報導,報導著國軍海軍學院一名學生被檢驗出有HIV而退學之事,當時的我已是5年半資歷的中士幹部,我很害怕我即將失業即將退伍,也害怕國軍告知父母而導致兩老不可接受,但孰不知其實人情冷暖,人事機密資料不外洩包含家人,但我還是被國軍這體制而失業跑路,但龍龍我不氣餒,因為人生還有大半輩子,我今年才剛要滿25歲不會因此而被打敗。

但世間不是這麼完美,退伍後應徵所有公司,屢屢公司的體檢報告都顯示不合格,當時的我其實也不知道人生該往何處,失眠三天三夜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不過這時人生中的小天使出現,只是一句早安,就讓我盼到了一道彩虹,他也是我人生中的貴人。

【我與HIV+OK的故事】我就是你的東施喔/J.R.

在我確認陰性的隔天,他藉著酒意崩潰地要我「忘記他這個差勁的男人」。
我知道他會怕造成我的危險,所以就開始疏遠我。
但他越是這樣,我就越決定要捨棄「抽離跟他的關係」。
我愛他,不是因為他健康沒病。是因為他帥氣、他聰明、他體貼、他溫柔、他總是像個大哥哥一樣分享經驗,他幫我檢查每一份我要投稿的履歷,他跟我的興趣契合度高達95%...。
就算他生病了,上面這幾點一點都不會改變,不是嗎?

作者:J.R.

【我與HIV+OK的故事】 請把我的恐懼還給我/小刀

作者:小刀

我還記得那是在七月上旬,我被醫師告知檢驗結果是陽性。離開醫院後的我毫無知覺,我不記得臉上的表情,不記得那天天氣如何。

只有一點我忘不了,我竭盡全力壓抑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有半點破綻。我不想讓公車上的人察覺到像是患了不治之症的自己的模樣,所以我搭乘了計程車,我才剛離開學校也還沒有工作,卻只能花費多餘的錢搭乘計程車。我在車上不斷地強迫自己鎮定、冷靜,好讓回家以後的自己可以正常維持運作。然後我開始打掃家裡,一邊拿起吸塵器,一邊假裝自己一切都好。我怕媽媽回家後會知道,我怕自己的臉上藏不住任何秘密。

但我還是很害怕,所以我傳了訊息給我所信任的人。他們是我相當確定對性別及愛滋友善的朋友,雖然他們不一定是我最親密的朋友,或者並非我經常連絡的朋友,但是我沒有其他辦法了。基於他們作為心理師、熱線義工或者社會學相關科系出身,我能相信的就只有這些身分及資訊。

訂閱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