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線精選

【我與HIV+OK的故事】 給最愛的你/小丘

作者:小丘

阿米:

還記得幾年前,在電話中你告訴我最近常常拉肚子,並且腳有點一跛一跛的,好像身體有些狀況,我提醒你該去醫院檢查一下。但還沒到門診日的某個晚上,你就在家裡跌倒,腳完全無力,沒有辦法自行解尿,我們才發現事態嚴重。我立刻排開手邊的工作,趕往你家,並且跟你家人表明我會陪你到醫院掛急診。心中第一次有種可能會失去你的危機感,我只能告訴自己要鎮定,才能穩定的陪你一起走過後續的不確定的住院與復原的過程。在急診檢查病留觀一陣子後,幸運排到空病房,就陪你住進了病房。

照了核磁共振確定是脊髓感染造成,但醫生覺得脊髓感染並不單純,所以在徵得你的同意後,加驗了HIV,結果出來是陽性,而且免疫力狀況很不好。我和你都有用保險套,你也說你不記得什麼時候有過危險性行為,對於陽性的結果,我們都很訝異。知道結果的當晚,在病房的我們抱著、也哭了,我啜泣著對你說:「我覺得自己沒把你照顧好。」你流著淚安慰我:「我自己的身體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啊。」

【我與HIV+OK的故事】在我人生中遇見第一次的彩虹 /龍龍

作者:龍龍

其實本人就是一位HIV帶原者,當時一得知時我還是一位職業軍人,那我很隱瞞個人的私人事情,在部隊裡當作若無其事沒這件事情發生,直到一次的年度體檢時,我驚嚇的連自己都不是自己了,因為要抽血做身體檢查,那當時的我感受不到陽光的照射,反倒覺得黑暗曬在我身上一樣,因為我看到曾經一篇報導,報導著國軍海軍學院一名學生被檢驗出有HIV而退學之事,當時的我已是5年半資歷的中士幹部,我很害怕我即將失業即將退伍,也害怕國軍告知父母而導致兩老不可接受,但孰不知其實人情冷暖,人事機密資料不外洩包含家人,但我還是被國軍這體制而失業跑路,但龍龍我不氣餒,因為人生還有大半輩子,我今年才剛要滿25歲不會因此而被打敗。

但世間不是這麼完美,退伍後應徵所有公司,屢屢公司的體檢報告都顯示不合格,當時的我其實也不知道人生該往何處,失眠三天三夜是正常不過的事情;不過這時人生中的小天使出現,只是一句早安,就讓我盼到了一道彩虹,他也是我人生中的貴人。

【我與HIV+OK的故事】我就是你的東施喔/J.R.

在我確認陰性的隔天,他藉著酒意崩潰地要我「忘記他這個差勁的男人」。
我知道他會怕造成我的危險,所以就開始疏遠我。
但他越是這樣,我就越決定要捨棄「抽離跟他的關係」。
我愛他,不是因為他健康沒病。是因為他帥氣、他聰明、他體貼、他溫柔、他總是像個大哥哥一樣分享經驗,他幫我檢查每一份我要投稿的履歷,他跟我的興趣契合度高達95%...。
就算他生病了,上面這幾點一點都不會改變,不是嗎?

作者:J.R.

【我與HIV+OK的故事】 請把我的恐懼還給我/小刀

作者:小刀

我還記得那是在七月上旬,我被醫師告知檢驗結果是陽性。離開醫院後的我毫無知覺,我不記得臉上的表情,不記得那天天氣如何。

只有一點我忘不了,我竭盡全力壓抑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有半點破綻。我不想讓公車上的人察覺到像是患了不治之症的自己的模樣,所以我搭乘了計程車,我才剛離開學校也還沒有工作,卻只能花費多餘的錢搭乘計程車。我在車上不斷地強迫自己鎮定、冷靜,好讓回家以後的自己可以正常維持運作。然後我開始打掃家裡,一邊拿起吸塵器,一邊假裝自己一切都好。我怕媽媽回家後會知道,我怕自己的臉上藏不住任何秘密。

但我還是很害怕,所以我傳了訊息給我所信任的人。他們是我相當確定對性別及愛滋友善的朋友,雖然他們不一定是我最親密的朋友,或者並非我經常連絡的朋友,但是我沒有其他辦法了。基於他們作為心理師、熱線義工或者社會學相關科系出身,我能相信的就只有這些身分及資訊。

【我與HIV+OK的故事】我與朋友H /MuQioa

作者:MuQioa

我曾經跟朋友M走得很近,但是有段時間我們沒有連絡了。我們交往了,他過問>我的曾經,我跟他說,我曾經跟M很要好,但是我們很久沒有連絡了。他很害怕,他覺得我會跟朋友M很近,那一定跟H很熟,他討厭M和H。我感覺他視我為M的替身一般害怕,他說他很抱歉,他傷害了我。我覺得他沒有錯,我跟朋友M曾經靠得那麼近,我認識H只是早晚的吧?雖然我從來不想認識H,但是好像應該認識他,畢竟他們都說我一定認識,不是嗎?

【我與HIV+OK的故事】 有我、有你,這就是「我們」/九頭身大屁股長頸鹿

第一次見面,你就計劃要告訴我你hiv+的事實,甚至還自己沙盤推衍了所有我可能會有的反應以及你要如何回應,但你萬萬沒想到,我只是簡單的「喔,好啊」,如此簡單又很快接受的回應,而你哭了,我抱著哭泣中的你,告訴你「沒關係,就只是個慢性疾病而已,我還是願意和你一起走下去」。

作者:九頭身大屁股長頸鹿

【我與HIV+OK的故事】 I AM HIV+,I AM OK/YL

從得知感染,到穩定就醫、服藥及現在,默默的也已經過了近半年的時間,期間有許多的自責、自我否定及罪惡感,感染初期有各種的擔心與恐懼,怕自己吃過的食物、用過的器具及物品,都足以造成他人受到感染,擔心自己吃的食物會影響病情、影響藥效,也會病態的過度執著與擔心吃藥時間的準確性,即便自身已有些愛滋及HIV相關的知識,但還是難以消除這些病態的執著與恐懼,幸好曾在露德實習過的LD一直教育(ㄙㄨㄟˋㄋㄧㄢˋ)我正確的知識,我也才較放下那些病態的固執。

作者:

【我與HIV+OK的故事】 當我們一起走過/金田零

我的確像他們說的一樣,平安無事的到現在。我的生活沒有因為自己是感染者而崩潰,知情的朋友們也沒有因為我感染了而對我另眼相看,我想自己是非常幸運的。但這世上應該有許多是處於一個被孤立,不被諒解,甚至因為確診而感到自己人生即將崩潰。

 想跟所有正因確診感染而感到灰心憂愁的你說: 你真的不會有事的,人生不會因此崩潰也不會因此停止,你我都無法控制生命的走向,也無法控制他人的思想;但你能為自己活得更開心一點點,只要你自己接受了你自己,這世上不就多了一個接受你的人了嗎?

作者:金田零

「恭喜你,真的中獎,可以驗退了。」
說這句話的是軍醫院的醫師,當時我人才剛進去新訓半個月。聽到時心裡浮現的話是: 「恭甚麼喜啊你這臭老頭!」等到思緒開始運作時,想的是: 我還能正常的過日子嗎? 以後我還能談戀愛嗎?

訂閱文章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