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線精選

【讓我們一起勇敢】

陳媽媽一直是非常支持熱線南辦,從參與熱線南辦晚會到高雄同志遊行,一直都可以看到她的身影,同時她的兒子也在熱線南辦擔任工作人員一職。但陳媽媽能夠站出來為同志發聲,背後是有一段故事的:

『那天,電話響起,螢幕上顯示媽媽來電。一如往常的問候關心,而後,媽媽問我:「你為什麼要去參加台北同志大遊行啊!你是不是同志?」這些話對於一個不知道出櫃後會如何的同志來說非常有壓力,我笑笑的用:「我再跟你說!」呼隆過媽媽所有的問題,媽媽沒有生氣,只有笑笑的結束這段對話。

爾後媽媽反覆敲著我櫃子的門,直指核心的問道,我是不是同志?是的話要跟她說。媽媽好像準備好了,但我卻還沒準備好,太多的害怕跟擔心交纏著我。我相信媽媽也一樣,在百般抉擇後,才提起勇氣問我這些問題。

【我與HIV+OK的故事】愛屋及滋 /小太陽

他在我們汗水交織、翻雲覆雨後,告訴我他其實有生病,也有在吃藥控制,所以不用擔心,正因為他的溫柔與第一印象,我們彼此是一見鍾情的,都沒多想便在一起了,之後他也將他的人生經歷與挫折一點一滴無私的分享給我。

【身為同志、同志父母的你並不孤單】

時常出沒於各大性別運動場所,總是面帶微笑的李媽媽,但背後有著一個不為人知的過去。

大約在五至六年前,李媽媽剛得知自己的女兒阿美是同志的那一刻,對李媽來說是天打雷霹,女兒阿美也因為自己的同志身份,而覺得非常愧疚,還因此而逃家不敢回來,這時李爸的一句話,讓李媽先放下難過、失落的情緒,一心一意想找女兒回來,也想讓自己跟女兒的心更加靠近,就這樣一路來到熱線南辦參與父母團體。

剛開始參與的前兩年,李媽總是有許多的疑問,也有很多的情緒沒辦法放下,再一次又一次的講出自己的難受與失落,一次又一次被其他父母同理後,李媽開始了解到自己的女兒沒有變,還是自己最心愛的女兒。從不能說、放不下,開始嘗試理解,到能夠給更多父母力量,花了許久的時間,李媽開始走上高雄同志遊行的街頭,給予高雄的同志、同志父母支持,告訴在地的同志與父母們,你並不孤單。

【我與HIV+OK的故事】無法控制的落淚-理性與感性/柚子

即便身處在資源豐富的熱線,知道感染者也可定時服藥,維持跟一般人無異生活,也可透過藥物達到完全不具有傳染性的病毒量。在當我得知我平常一起笑著哭著的好友們,檢驗出Positive (+)陽性時,還是無法控制的落淚,過了很久,都無法原諒當時的自己為什麼落淚?明知道感染者生活沒什麼好擔心,卻還是難過的無法處理這個後座力。

作者:柚子

【我是彰化鄉下長大的20歲男同志,與其要因彌補自己性向而行孝,不如讓我無欺騙的行孝。】

(2017/11/18熱線青少年同志聚會,主題「台北城中同志景點導覽」,當天的合照)

前言:勳翰是今年(2017)來參加熱線芭樂小雞塊聚會的青少年同志,後來我們知道他其實家住彰化,每次聚會都是從彰化坐車來台北參加。而這篇文章,是他親自書寫,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多理解今日台灣青少年同志、特別是居住在鄉下地區的同志的處境與心情。

 

『同性戀就是不孝,如果你是同性戀我絕對斷你經濟,斷了母子關係!』

媽媽的一句話徹底打醒了我。

 

我是勳翰,從彰化縣一個滿滿刻板印象跟歧視的市場中長大的男同志。

【我與HIV+OK的故事】HIV+OK /智偉

作者:智偉

我是以加入同志社團的方式加入圈子的,那是1997年的事也是我21歲的事,在那之前我對於圈內的任何文化及情欲相關的事真的都很不了解,但從小也看著主流媒體愛滋報導長大的我,腦袋裡當然對於愛滋有著害怕與恐懼,常在想,大概就是對愛滋的擔心害怕,讓我一直不敢接觸社群,甚至連新公園也從來沒去過,為的大概就是希望自己永遠不要跟愛滋病有任何關係。

但對於愛滋的翻轉就在那麼一瞬間。

加入社團沒多久後有一堂內部的進修課,找了東吳大學心理系的劉惠琴來談女性主義,我們大概十個人窩在那時士林的小北街的二樓場地,惠琴老師後來要大家來分享自己的生命經驗,而第一個分享的朋友S便開門見山的說他自己是位愛滋感染者,他是那麼OK的自在的驕傲的說出口,這在我心中留下人生第一個感染者的圖像。

接下來十幾年,每年總會有幾個朋友、義工跟我出感染者的櫃,而其中也包括了我曾喜歡過的男孩們。

【我與HIV+OK的故事】 收信快樂/張小B

赴約做到一半,你因為沒有告知良心不安,所以在中場休息你還是跟對方坦承,結果對方激動的情緒讓你自責與愧疚,全身赤裸的你低聲下氣的雙腳下跪,跟對方說了好幾次對不起,拜託對方不要告你,因為你總覺得身為感染者如果被蓄意傳染條例控告是多麼恐怖的事情。

作者:張小B

親愛的B:

你最近好嗎?上次跟你聊天,你看起來不是很開心。乍暖還寒的三月,你鼓起了勇氣跟你好不容易遇到彼此有好感的對方,先試探地問他對感染者怎麼想,他明明跟你說他身邊也有這樣的朋友,結果你跟他出櫃的隔天,原本說好要一起度過周末的他卻莫名消失了,輾轉從別人臉書的照片裡看見他跑去電音派對,最後他跟你說當朋友就好,結果其實連朋友也不用做。從那刻開始你覺得因為這個身分,不可能擁有愛情。

【我與HIV+OK的故事】 你是感染者?/許小芮

「我是想說我們這地區型醫院,無法接收感染者,因為之前@##$%^&」
護理長說著過去的經驗,而我呆坐在床上看著他,心裡盤算是否要轉院出去。
「所以我請那一位到XX醫院,那邊有較完善的設備和處理。」

作者:許小芮

【我與HIV+OK的故事】 不問不說/伯爵

作者:伯爵

送死亡證明書去你家的路上,公務門號突然有訊息進來,系統通知有感染者死亡。將車子臨停在路邊,心理開始默默倒數 3 2 1電話響起:「不好意思,休假還打擾你,那個,剛剛系統通知說有….」「有,我有收到通知,幫我進系統看一下公衛護士和醫院個管是誰?」

我呆呆地望著遠方,你是否想過最後會是用這樣的方式讓我知道你感染。

【我與HIV+OK的故事】感染前與感染後,對我來說,都是同一個人/亨利

作者:亨利

「誒,HIV跟AIDS的差別是什麼啊?」在二十五歲的夏天,跟心儀的對象約會時被問到了這一句。

記憶猶新,當時我腦中一片空白,只覺得HIV跟AIDS是個出現在小說電影裡,在現實生活中卻離我超級遙遠的東西。
「恩,AIDS應該是病毒吧!」當時我只是不想丟臉,就隨便猜了一個答案。
當我看到我喜歡的人以似笑非笑的表情看著我時,我覺得實在是丟臉丟到奶奶家了啊(吶喊)

當時的我,完全沒有料到,HIV病毒居然可以離我這麼近,就在2017年中,我最好的朋友篩檢時呈現陽性。

我還記得當天晚上我在開會時,接到了他的電話,他在電話的那一頭哭得泣不成聲,只隱隱約約的聽到他說他被篩檢出陽性。。。

訂閱文章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