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18【新聞稿】請台灣政府看見LGBT兒少的存在

請台灣政府看見LGBT兒少的存在

台灣從11月20日世界兒童人權日起,將針對《兒童權利公約》(以下簡稱CRC)在國內的實施狀況,進行為期五天的國家報告審查。相較於五位國際兒童人權專家在問題清單中反覆關切國內LGBT兒少的處境;台灣政府在首份CRC國家報告中,卻隻字未提LGBT兒少、完全未看見LGBT兒少的真實存在!面對近年高舉「家長」名義的反同團體,台灣政府也未積極捍衛已推動十多年、創造健康校園環境的性別平等教育政策。對此,台灣同志諮詢熱線協會(以下簡稱熱線)邀請許多LGBT兒少現身發聲,手舉:「我要零霸凌的安全校園」、「我要性平教育積極落實」、「落實性平教育 讓我有未來」等訴求,要求政府遵從CRC,捍衛LGBT兒少的最佳利益、生命與生存、免受歧視、表達意見與參與政策等兒童人權價值,積極推動性別平等教育並往上、往下紮根,讓LGBT兒少有個安全、健康、免於歧視的生活環境。而這也正是國內LGTBT兒少的想望:

【查理,21歲,男同志,9歲意識到自己是同志】

「我住在嘉義,同志相關的資源相對稀少,並且氛圍對同志來說相對保守……自我認同經歷了很長的時間……。

【冰妹,20歲,跨性別,17歲意識到自己是同志】

「我應該有什麼樣的特質?這是可以由他人決定的嗎?不能!這是一種綁架!

這世間存在著不能改變的特質,並且跟先後天發展出來的沒有關聯。

強迫改變,往往無效且有害。消滅歧視很難,但消滅傷痛更難。

已經造成的傷害,難以抹滅。但歧視有減少的可能,至少別再讓它造成傷害。」

【大鈺,15歲,雙性戀,13歲意識到自己是同志】

「回想過去在課堂上認識性少數時,我的印象非常深刻,因為當時13歲的我已開始對自己的性傾向感到困惑,但我所獲得的資訊卻僅有極為基本的認識及應有的尊重而已,對於性少數的孩子本身,這些資源其實是遠遠不夠的。

而對於一般的學生,這些最基本的知識,還不足以解決他們對性少數族群的疑惑,以及對性別的認識,像是一般的性別氣質等等的。我身邊經常有朋友會問一些無知的問題,或許沒有惡意,但卻可能令當事人感到不舒服。我身邊的朋友,嚴重的甚至有遭受霸凌或是歧視言論等情形。不論是因性傾向或是性別氣質著皆有,我相信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經驗。」

從熱線近年的教育與倡議工作經驗觀之,性別平等教育近年屢遭反同團體大力動員反對,目前至少已有彰化、台北、雲林等縣市的議會議員,要求當地教育局處刪除性別教育中的LGBT教材、提高家長對教材的審核與干涉權。民間團體所製作較貼近異性戀青少女真實需求的性教育影片,近年也被反同團體強力抨擊,甚至遭受保守監察院委員的糾正。極少數透過政府預算建置、提供給青少年的性教育網站「幸福e學園」,至今仍充滿歧視性的條列了三項「同性戀的判斷指標」。更遑論在1994年一對北一女學生燒炭自殺、1998年宜蘭某專科學校男同志自殺、2000年葉永鋕事件、2010年屏東某專科學校女同志情侶燒炭自殺、嘉義某大學跨性別學生燒炭自殺、2011年鷺江國中楊同學跳樓自殺等類似憾事反覆發生至今,政府在反霸凌、防治青少年自殺的政策中,仍幾乎毫無意識到LGBT兒少的生命與生存,需要其更積極的作為。

在國內反同團體高舉「家長」名號、將子女視為「所有物」、訴求「子女教育、家長決定」的此刻,熱線要請政府重新看見CRC所一再強調的「兒少為權利主體」此核心價值,以及LGBT兒少因其弱勢身分而有的脆弱處境與生存風險,依照CRC的四大原則──禁止歧視、兒童最佳利益、生存與發展權、表意與參與權,積極從教育面、社會文化面、法律保障面等處著手,努力改革國內社會對LGBT兒少的歧視、排除、暴力等邊緣化處境,讓LGBT兒少得以安全、健康、免於歧視的長大成人!

最後,本會目前正在進行小同志大聲說的活動,歡迎所有青少年同志投稿給我們,說出你想要說的話,更多活動詳情可上臉書搜尋:芭樂小雞塊【青少年同志雙聚會】

*更多參考資料:
台灣同志遊行,青少年同志大鈺發言稿:https://hotline.org.tw/blog/1257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