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HIV+OK的故事】不用說,HIV+,我也OK/李小鳥

作者:李小鳥

「請問你是(一串代碼)嗎?」「抱歉,你說什麼?」在花東遊行時,一個肌肉勻稱、笑起來十分好看的帥弟,這樣問我。
 
「(一串代碼)」他說,又說了一次,「那是HIV的代號。」他這樣解釋著,笑得有點靦腆。
 
有關我的HIV+OK故事,從「告知」談起。
 
第一次有人在我面前提起「感染」這件事,其實是個陰錯陽差的巧合;那天我跟著熱線的朋友們,去了一家以BDSM為主題的店。熱線的工作人員這樣介紹我:「這是新朋友,小鳥。」對方笑著,點頭。然後問:「喔,是新感染的朋友嗎?」我也笑著,歪著頭。當時我聽不懂他的問題。「呃,不是。」熱線的朋友停頓了兩秒,「是教育小組最近加入的朋友。」他這樣解釋。
 
那是第一次除了講座,有人在我面前提起「感染」這件事。
 
當下我根本沒聽懂對方的問題,事後回想,也帶著一種有趣的心情;也許是因為國中時,「男同性戀」的認同走得過於艱辛,對於疾病的污名與恐懼,也一併在那個過程中、一點點消化掉了吧。
 
回到遊行的故事。「你為什麼想問這個問題阿?」解釋了幾句,當然與帥弟聊天是件令人開心的事,所以會越聊越多。我以為一樣會聽到「因為你穿著I AM HIV+的衣服阿」這樣的回答,遊行當天好多人詢問這件衣服;那是熱線印製的一件議題T,紅色的,我很喜歡。「其實我也是阿。」還是那樣,他笑得十分靦腆。並說出2017年花東遊行的主題《其實,我也是》,十分契合。哈哈。
 
我承認,當下是當機了一下。就是對方脫稿演出的那種驚愕感、才想起「誰在跟你對稿阿」的感覺。
對於出櫃這件事,我們常笑著說,最理想的「出櫃後被回應」方式,大概不是過於熱情的回應、關注,而是對方一句「喔,所以呢」或「關我屁事」之類的、稀鬆平常的回應。而對於HIV感染的櫃子,我始終不確定自己該不該一樣,如此平淡地回應?畢竟對我而言,疾病總是一種麻煩,但也僅麻煩而已。就像痛風一樣,其實我也有這種困擾;我爸也不喜歡定時吃藥、然後痛起來再掛急診。都沒有服藥順服性。
 
被告知了疾病身份,當然會想關心幾句,大概是儒家思想的遺緒?也許基於禮貌或是關心吧。不過,回想自己的砲友之一、向自己出感染者櫃子的時候,我當下的確是口頭上關心、然後心裡想著「關我屁事」這樣的。唉,那我是不是一點也不在乎對方的健康?
 
前幾天,我男友問我,為什麼我曾說過,即使我感染了,也不會想要告訴他?我知道他為什麼會問這個問題,其實也是在撒嬌吧。我知道伴侶之間共享很多事情、甚至秘密,是一件親密的表現;不過,我對他說,糾結於親密的行為、卻反而吵架,那不是顯得很愚蠢嗎?我覺得「無論說與不說,那都無關緊要」,這種態度對我而言,才是我覺得「OK」的狀態。所以我平常就會這樣做。
 
不少人都希望,當身旁的親友感染時,要告訴自己。但我認為那是隱私。就好比,關係再親密、我們也不會要求身旁的親朋好友,有義務向我們出「同志」的櫃子一樣。
 
也許,當前的社會,對於感染的「告知」要求(的想像),其實是偏高的了;所以才會顯得我的態度好像「不想告知」似的。「告知」既然也是一種「選擇合適的時機出櫃」的過程,那麼,為何我沒有在第一時間說、就是在「隱瞞」呢?

即使不告訴我,HIV+OK;而我無論有沒有感染,我也不需要特別強調。也是HIV+OK。我拍拍男友的背,他點點頭,一知半解。算了,這樣也很OK。

#HIV十OK

我與【HIV+OK】的故事徵文活動

2017/12/1 《BPM》世界愛滋日特別慈善放映場

★2017/12/3 光陰的故事系列講座:資深感染者的分享

★2017/12/8 爽歪歪講座:《陽陽伴侶的H+生活》

更換FB HIV+OK大頭貼支持:搜尋關鍵字-愛滋

下載HIV+OK手折旗(A4/A3都適用),自己動手做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