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907【發言稿】抗議北市教育局增加家長席次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教育小組種子講師|劉雅芬

我是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的代表劉雅芬,是教育小組種子講師及愛滋小組成員,同時也陪伴熱線的同志父母們接聽全台各地同志父母來電的諮詢電話,目前重回校園唸書也是學生。

非異性戀學生的處境、需求不被了解

做為一個同志學生,許多同志從小就知道這是不能說的秘密,擔心曝光、怕被排擠、怕家長知道;在那個沒有性別平等教育法的年代,我向同學告白被曝光遭到霸凌,又因同學的父母回家搜書包後發現我被流傳出去的情書,告知我的父母而曝光。若依據目前北市政府教育局的修正方向,性平委員能讓反同或不具性平意識的家長代表加入,今日各級學校依照上級主管機關的制定方向來安排校園中的性平委員,我的事件進入性平會,會受到怎樣的對待呢?這些所謂家長身分的代表真的有具備足夠的專業意識來處理性平事件嗎?

教育的主體是學生而非家長

許多所謂「家長團體」表示堅守「正確兩性價值觀」的家長,看不見多元、看不見差異,有足夠的反思能力把學生真正當成一個獨立的「人」來對待,而非家長的附屬品、認為有權決定子女的一切嗎?這些家長不恰恰證實了沒有充分地尊重、理解子女的想法與需求,而這些家長能堅守保密原則嗎?有足夠的專業理解不同學生的需求嗎?有足夠的視野觀察到學生的處境嗎?

而又是哪些家長有能力、資源成為這些代表?我想絕對不會是需要整天在菜市場裡賣菜、或是成天在農地裡忙碌的勞動階級,或單親家庭家長,或隔代教養的阿公阿嬤,還有原住民、新移民家長的聲音,甚至是同志伴侶身分家長的多元家庭。這樣如何理解不同處境家庭的需要及面臨的挑戰呢?

阻擋性平教育、本末倒置的家長參與權

現行制度尚未修改,家長並非毫無教育的參與權,但保守家長已透過各式各樣的方式傳遞錯誤訊息、訴諸恐懼、貶抑同志身分的存在,影響性平教育進行,讓用心的教師無法好好地談性平教育,若讓這樣的家長代表進入委員會討論性別平等教育,完全是違背性平法消除歧視、破除迷思的立法精神!

同志學生願意現身的關鍵來自友善校園及社會

在熱線多年的演講中,包含我的身後許多可以現身、不能現身的同志義工們,若性平教育能教出同志,參與行動、看新聞的各位已經早就「變成」同志了!但這並沒有發生,就是因為我們知道性傾向無法「教」出來,異性戀無法教成同志,同性戀也無法教成異性戀,只能讓學生因為知道同志的存在,了解學校、社會以及我們是友善的而更願意說,但對於這些保守、不願意正面肯認同志學生的家長而言,同志學生當然不會在他們面前現身!如今看到了、自然覺得好像「變多了」,其實不過就是看到原先他們看不見的一群人,其實他們一直都在。

教育小組的伙伴們相互提醒、努力不在演講時複製更多的壓迫讓不同弱勢族群受到排擠,就是希望能夠讓對於同志的不瞭解與傷害在我們身上到此為止,甚至延伸到更多的族群、身分、種族、階級議題;但現今學生在校園中卻面臨更嚴峻的挑戰;我們不只一次遇到在演講後的回饋中,不乏有少數學生留下文字認為我們「違反大自然法則、違背上帝的安排、不如去死」,卻同樣的班級中,看到另一張紙條上寫著:「如果我也是同志,該怎麼適應?」

同志是無法被教出來的,歧視可以;解決歧視的方法,就是透過教育,我們的義工可以自己吞下、自己處理、不在乎這些歧視的言論,但無法不在乎班上和當年的我們一樣的同志學生該怎麼活下去;我們努力告訴學生無論身為哪個身份、族群、階級都值得好好地被對待、長大成人,但教育局的立場卻不斷退守,請問教育局的首長們,這些學生他們該怎麼活?因此我們要求,請北市政府堅守教育專業自主,不應任由家長過度干預!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