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線20感恩會「熱線回憶錄」6位前後任理事長發言稿

熱線20感恩會「熱線回憶錄」6位前後任理事長發言稿   

前言:

這是2018年7月15日在熱線20感恩會節目「熱線回憶錄」,由6位前後任理事長上台分享的發言稿。這份發言稿是熱線走過20年,參與同志運動與組織經營的核心理念和精神。

 

 

喀飛      

32歲來熱線,現在52歲

20年,我在熱線歷經了32歳到52歳。

因為不想看見同志活得不自在,也不想再見到有人提前下車,這裡,還有好多人,把青春給了熱線。

不瞭解和偏見,把同志關進櫃子,擠壓了少年到老的人生,拉扯了同志與這個社會的關係,連生病都要背負巨大汙名。

我們上街抗議、我們開記者會發聲明,我們讓憤怒變成撞撃社會的力量,熱線站在同志運動的第一線,努力改變社會對同志的誤解。

我們也陪伴著青少年同志、老年同志、hiv感染者、身障同志,以及主流社會看不見的同志,試著透過團體聚會、聆聽生命故事、口述歷史出版、政策關注與倡議等方式,紀錄同志文化的多元真實,避免同志社群只剩下光鮮亮麗。

歷史從來不是直線前進,回顧是要記得我們曾經一無所有,回顧是要讓我們反省:眼前看似繁華有多少踏實?又有多少能啟迪下一個20年?

如果你問我,同志運動是什麼?走過20年,我認為,同志運動就是一種從弱勢者看事情的態度!

 

 

粽子      

26歲來熱線,現在47歲

「接線」作為熱線的核心業務,從20年前由發起的團體之一,「同志助人者工作協會」承辦並規劃之初,也就擬定「同儕助人」的理念與作法。什麼是同儕助人呢?我們相信「自己人最懂自己人」,唯有曾經躲在暗櫃、曾經害怕自己的與眾不同、曾經在感情路上跌跌撞撞的人,才最懂得電話那頭訴說的故事與心情。

20年前,在那個上網還得用電話撥接的年代,由於「同志諮詢熱線」這支電話號碼的出現,讓許多家裡沒有電腦、不知什麼是上網、位處偏鄉的同志朋友們有機會發現世界上其他同志存在的可能性,於是我們在接線過程中經常聽到像這樣的開頭:「喂,請問這是同志諮詢熱線嗎?你也是同志嗎?你是我這輩子所知道的,除了自己以外第一位的同志。」 因此,在我們非常紮實的義工培訓課程中,我們更加強調同志文化的認識、同理心的訓練、傾聽的技巧、無條件的支持與陪伴等,希望能為鼓起勇氣打這通電話的任何人告訴他們一個簡單的事:「你不孤單,我們跟你一樣」。

20年後,手機網路發達的現在,熱線的接線業務依然熱絡,20年來有所改變的是來電者訴求議題上的差別,但不變的是,他們渴望連結、希望被聽見與了解的需求,始終可以在這條線上獲得。

 

 

大尾

39歲來熱線,現在59歲

我今天要分享這20年來與熱線的成長息息相關的兩件事。

第一件是同志遊行:

在2003年承辦第四屆「臺北同志公民運動」的時候,熱線把同志遊行首度引進臺灣,造成熱烈迴響。從第二屆開始就由同志社群組成「臺灣同志遊行聯盟」,自籌經費繼續辦理,到今年已經是第十六屆。

現在每年十月最後一個禮拜六在臺北舉行的「臺灣同志遊行」已經成為全亞洲地區最成功,最盛大的同志盛事;2010年之後全臺各地也有七個都市相繼舉辦了同志遊行。

我可以很驕傲的說:熱線是臺灣同志遊行的開路先鋒,也直接催生或間接參與了臺灣各地風起雲湧的同志遊行。

 

接下來是與熱線的營運最相關的「財務」。

我手上這本是熱線2000年的工作報告,熱線的工作人員由當年的一位兼職增加到9位專職與4位兼職人員,年度總預算由當年的不到80萬元,成長到今年的1,580萬元。而熱線的營運經費有50%以上都是來自社會各界的捐款,這樣才能維持熱線運作的獨立與自主性。

熱線在台灣同志運動的路上已經奮鬥了20年,感謝各位長期以來對熱線的支持。您今天無論是購買入場券或是捐贈的每一塊錢,都是支持熱線持續努力奮鬥下去的最大動力。謝謝大家的慷慨解囊。

 

 

楚楚

26歲來熱線,現在36歲

作為熱線近幾年來唯一的一個非生理男性理事長,我想要說說在我任內,甚至是當時在我家拍攝的一部影片—《其它人》。 這應該是熱線第一部以老年女同志為主題的影片,除了令人感動之外,其中還凸顯了豐富的議題交織性,女性、老同、醫療、長照。

台灣社會中有大約七成的女性長期以來擔任家庭主要照顧者,這不僅會阻礙女性參與勞動市場,更容易使她們成為經濟依賴者。我們常開玩笑說,熱線作為一個組織也開始要面對老齡化的問題,這不僅是說我們要考慮養老問題,而是說越來越多的同齡人,大多數是女同志,不得不回到原生家庭承擔起照護長者的責任。十年、二十年之後,這些回到原生家庭的照護者會面臨什麼樣的窘境?我們現有的制度、政策和支持體系是否能夠接住她們那時候的生活?這些不是只有女同志伴侶才遇到的問題,而是所有日漸老去、經濟上處於弱勢的同志很有可能遇到的問題。性別、年齡、種族、性傾向所產生的交叉歧視和壓迫經常是超乎我們想像的。

我常常在想,如果今天婚姻平權通過了,影片裏的問題就迎刃而解了嗎?遺憾的是,我並不這麼認為。她們可能仍然礙於子女的歧視和阻撓而不敢出櫃,可能仍然因為貧窮而需要寄人籬下。婚姻也許可以解決一部分的問題,但根本性的歧視不會因為婚姻平權而消彌。我希望藉著這個機會鼓勵大家去思考這些事情,並繼續和熱線在更多議題上一起努力。

 

 

維尼

26歲來熱線,現在42歲

我以前是一個在科技業做策略規劃的人,感受到熱線最大的特色,就是由義工以及工作人員一起來決定組織的方向。在2014年熱線進行為期兩天的願景工作坊,不分年齡、資歷共同去思考與想像三年後的熱線是什麼樣子,並根據自己的興趣參與討論、列出行動方案。即便因為團體資源的侷限,有些想做的事已經達到而有些還在進行中,熱線的成長動力是持續不斷的。

熱線參與國際事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從多多在出國期間開始在愛滋議題上進行跨國串連,後來爭取到2015年的ILGA Asia年會由熱線舉辦。透過這個機會,熱線與一些外國組織彼此有更多認識,開啟這幾年的合作,也有國外的個人跟組織開始持續關注台灣在同志運動上的發展,在婚姻平權運動上給予許多的支持。

在2016年,熱線與其他幾個團體及尤美女委員辦公室在討論後推出婚姻平權法案,在那之前內部有許多討論,可以看到並理解大家在這個議題上有不同的位置,也不曾要求或期待所有人都只能有一種想法,充分展現這個組織多元的一面。這個對於多元的堅持,讓熱線在推動婚姻平權的同時,也持續在其他被萌萌攻擊的議題上繼續前進,努力不讓任何人在過程中被忽視。

從聆聽各種意見找到成長的方向,從服務在地到發展國際合作,並在過程中實踐多元的共存,就是我所看到的熱線。

 

 

徐志雲

21歲來熱線,現在36歲

時間仍然繼續在走,熱線來到了20個年頭,熱線一直都在,不止在最被關注的議題上堅持,更在最缺乏資源的議題上耕耘。

熱線的跨性別工作小組,跑遍全台辦理跨性別聚會、講座,還有跨性別父母親人的座談。因為我們希望,每個獨特而美麗的靈魂,都能夠找到有歸屬感的地方。

每次有國外的同志團體來訪,都會非常訝異,在熱線當中LGBTQ的議題是共存的,LGBTQ的族群是一起合作的,這在國外的組織非常少見,更不用說能夠持續20年。這是熱線用心維繫的成果,因為我們非常清楚,性別議題無法切割,一個都不能少。

隨著外在的挑戰越來越多,熱線也積極發展各種連結,我們參與了婚姻平權大平台、以及性別平等教育大平台的運作,和各個領域的友善學者合作,建立社會公信力,我們也與各種社會運動團體建立互助關係,積極進行立院遊說、選舉監督、政治結盟,帶領社會議題的風向。

熱線在今年初,發表了台灣史上最完整的「同志人權政策檢視報告」,這是熱線紮實參與推動的社會改革。20年前,熱線踽踽獨行,同志間相濡以沫;20年後,同志運動枝繁葉茂,這些都來自社群的支持與信任,來自大家,點點滴滴,我們銘記在心。

 

總結:

熱線走過20年,歷任六位理事長,前三位理事長都是熱線的創始人,20年後,他們依然在熱線服務奉獻。熱線也有許多10年以上的義工,還有更多更多的新血不斷加入,這讓我們堅信,熱線能夠更有活力地繼續努力下去,讓公義和平等不再只是夢想,而能夠在我們這個社會成真。也邀請台下的各位,繼續陪我們,走過下一個20年,謝謝大家。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