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彰化鄉下長大的20歲男同志,與其要因彌補自己性向而行孝,不如讓我無欺騙的行孝。】

(2017/11/18熱線青少年同志聚會,主題「台北城中同志景點導覽」,當天的合照)

前言:勳翰是今年(2017)來參加熱線芭樂小雞塊聚會的青少年同志,後來我們知道他其實家住彰化,每次聚會都是從彰化坐車來台北參加。而這篇文章,是他親自書寫,想分享給大家,讓大家多理解今日台灣青少年同志、特別是居住在鄉下地區的同志的處境與心情。

 

『同性戀就是不孝,如果你是同性戀我絕對斷你經濟,斷了母子關係!』

媽媽的一句話徹底打醒了我。

 

我是勳翰,從彰化縣一個滿滿刻板印象跟歧視的市場中長大的男同志。

我的奶奶因為耳朵功能有缺陷,以至於媽媽從小就受鄰居們嘲笑及欺負,加上家裡非常貧窮,國小就必須外出工作。而我的媽媽,自從嫁給我爸之後,生活並沒改善,卻多了姑姑們瞧不起、嘲笑及欺負,久而久之媽媽對我充滿期待及依賴。

媽媽在我小時候就把“賺錢”擺在第一順位,常常要我們學習“獨立”,也常常告訴我:『做人要自立自強』,教育我很多社會現實面的人生觀,所以在我心中媽媽是個鄉下傳統味十足的女超人。從我小時候就時常因為工作,委託奶奶照顧我們,可以說是眼睛一睜開就要到奶奶家一直到晚上,可以說是為了“經濟”常常忽略了我跟姊姊,卻也在我最需要家人的時候……被忽略掉了……。

我還記得我國小,曾經因為跟一個暗戀很久的“女同學”告白,而受盡各種『校園霸凌』,我永遠記得,當時我被一大群女同學包圍在坐位上,女同學們開始用盡各種如刀割的話來侮辱我、霸凌我。我向老師求助,女同學得知後,我開始被“全班”同學“孤立”。有一天老師換了座位,我被安排在最後一排最後一個,剛好旁邊是發起霸凌我的組頭,她當著老師面前把腳舉起來,直接把我桌椅“踹”到最角落,並嘶吼:『為什麼我得坐這個又髒又肥的豬旁邊,看到他我就想吐』,從此老師為了全班安寧,也開始視而不見。而我便向媽媽求助,媽媽卻冷冰冰的說:『我勸你不要在學校惹事,給我安份一點』,當下的我,整個心都碎了,我告訴自己:『誰叫我那麼肥,誰叫我常常犯錯被鄰居告狀,誰叫全世界都不愛我』。從那時候開始,我越來越封閉,看到有人接近就會覺得對方不懷好意,漸漸想把自己悶死,想拿刀子桶自己,想要故意犯錯讓媽媽把我打死算了,一切的想法都敗在自己沒膽量,就這樣我孤零零的過了國小的最後一年。

國中開學後,有個男同學很主動的來認識我,我那時候總覺得他不懷好意,對他很冷漠,而他始終不氣餒的對我很友善,漸漸的我對他卸下心房、真正感受到有朋友是多麼的美好。上天卻對我開了一個玩笑,我對該男同學『動心了』,在健康教育上才初次見到“何謂同性戀”,雖然老師只有一句『男生愛男生,女生愛女生,就是同性戀』就帶過,卻讓我對於“同性戀”感到滿滿的好奇,很想多了解後再來確定要不要講出來。當時網路並不發達,我就跑去問媽媽『如果我是同性戀會怎樣?』,媽媽回:『就是一種很不正常很變態的行為,那跟你沒有關聯,媽媽好不容易工作比較穩定了,如果你是你就看著辦』,我當下覺得還好我沒有說出來,因位想到媽媽過往那麼辛苦,我不能讓媽媽再受傷害,國一的我也覺得可能是錯覺吧!我也就沒在多想了。

一直到國中二年級,家裡買電腦也申請了網路,我就常利用假日上網搜尋一些同性戀的相關新聞及知識,越搜越害怕,滿滿的主流新聞及文章,讓我內心產生一層很重的“罪惡感”,因為……我當時正是名副其實的男同性戀。某天,媽媽問我可不可以去攤位陪伴他工作,我答應了,因為我覺得我有罪,我需要更加聽話才能彌補心中對媽媽的虧欠,從那時(14歲)開始一直到18歲,我開始學習“獨立”,我知道媽媽工作很晚回家很辛苦,我便開始學習煮晚飯,也開始利用週末多陪伴媽媽工作,當媽媽希望我做什麼的時候,雖然我偶爾會不願意會回嘴,但是最後我都會盡我能力去完成任務,也會為了一份孝心跟彌補。在工作上面我用盡全力學習及改善,獲得左右鄰居的信賴跟稱讚,甚至是以前瞧不起我們的人都跌破眼鏡,所以我一直告訴自己『我必須當異性戀,我要強迫自己愛上女生』,因為我只有一個目標,就是能讓爺爺奶奶及父母都很有面子,當時也曾私下認識一些女孩子,可是還是沒辦法有什麼結果。

但是……我18歲那年,我家族裡的一位平輩“出櫃了”……。

在我的那位平輩出櫃以前:很多鄰居在我爺爺面前各種誇獎他,使得我爺爺跟奶奶是把他當玉一樣保護著,好吃的總是先給他,等他嫌棄才輪的到我,我甚至還得感謝輪得到我,我爺爺就算我是長子長孫,甚至在工作上面給他們很有面子,也都不我看在眼裡。

而在他出櫃以後:很多鄰居都把他當笑話,我爺爺開始當著我的面侮辱男同志,甚至開始會來搭理我,甚至說我是長子長孫要守護好宗火,開始會在外人面前誇獎我,想跟我攀關係。而我奶奶就單純希望我能平安順利,就開始比較把我擺第一順位了,以至於他的媽媽每天求神問佛,每天拜拜,每天念經文,每天祈禱他能夠“變回來”,瞬間的老化。

在他出櫃後,我深深感受到我正處在一個多麼虛偽的鄉村地區,而我的媽媽也都會常常在我面前說:『沒想到XXX喜歡男生,你應該不會也喜歡男生吧?』雖然我總是回『不是』,但我都好想好好做真實的自己……。

之後同志議題慢慢發燒,我看見新聞上的同志們如此捍衛自己權力,如此做自己。讓我發現,我不可以視而不見,我要接受自己是男同志的事實,我必須也捍衛自己權利!卻不知從哪開始。

所以我就開始透過網路找尋一些文章或資料,然後我花了將近一年時間慢慢摸索,我媽如果得知後會有什麼反應,也常常跟她討論起XXX,常常得到的回應總是『好噁心、不正常、會有愛滋等等的偏激觀念』。直到有一次,我媽很認真的告訴我:『你是怎樣?拿XXX一直提一直提,所以你是男同志?同性戀就是不孝,如果你是同性戀我絕對斷你經濟,斷了母子關係!』當下我發自內心很火大,我為了盡孝道我盡了多少努力,受了多少委屈,就因為性傾向就要斷絕關係,更燃起了我必須捍衛自己權力到底的決心,卻幸運的發現“台灣同志諮詢熱線”有“芭樂小雞塊”的活動,我在小雞塊裡面不只是認識幾位不主流同志朋友,也讓我遇見我家羊羊,最重要是讓我得到很多知識跟勇氣,用著熱線給的知識去教育我媽媽,用著熱線給的勇氣,在20歲生日當天去向手足出櫃,我的手足們是如此尊重我,尤其是當我告訴我姊:『姊,我跟一個男的交往了』,我姊很尊重我、還願意跟我分享感情方面的事情時,我很感動!而我的媽媽雖然現在沒那麼排斥XXX跟所有同性戀,但也因為“刻板印象”反對我是男同志……。

 

其實我很難過,也覺得很不公平

異性戀情侶面臨的課業壓力,我跟羊羊也正在面對;

異性戀情侶面臨的經濟壓力,我跟羊羊也正在面對;

異性戀情侶面臨的距離壓力,我跟羊羊也正在面對;

異性戀情侶面臨的家庭壓力,我跟羊羊也正在面對;

那為什麼我跟羊羊連久久見一次面還得面對“異樣眼光壓力”?

為什麼要讓“刻板樣象“跟“歧視“,成為我跟羊羊想以伴侶的身分介紹給彼此父母及周遭人認識的障礙?

 

所以當你發現你周遭朋友、你親人甚至是你兒女,是同性戀的當下,給點尊重、問問看他是怎麼自我定位的故事後,也問問自己真的認識什麼是同性戀嗎?之後在來反應出自己的情緒好嗎?不是每個同性戀都只想做愛好嗎?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