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0131【發言稿】「真愛大解密:真愛聯盟訴訟案始末說明座談會」同志諮詢熱線發言

真愛大解密──真愛聯盟訴訟案始末說明座談會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發言稿/社工主任鄭智偉

2013/01/31

在開始談真愛聯盟訴訟事件前,我想提最近發生的另一件事,便是位在高雄的南人窩被臨檢事件。上週末南人窩舉辦了一場新書發表會,沒想到卻突然來了十幾位警察荷槍實彈的來臨檢,警方說有民眾檢舉南人窩裡在辦違法的活動,衝上來時就用手電筒照每個人的臉,懷疑有人用娛樂用藥,並一一檢查身份證件並要求拿出營利事業登記證、消防安檢合格證明、廚師與調酒師執照供警方查驗。耗了半小時,沒查到任何事證,警方要求南人窩簽下內有文字"警方臨檢態度良好…”的臨檢紀錄表後才離去。

一直以來台灣公部門對於同志人權/性權的傷害便不只一件,從以往台灣各個同志三溫暖、店家、同志空間(如228公園)便一直遭到警方惡意臨檢而今日我們談到的真愛聯盟訴訟案,也是如此。司法象徵是矇著眼的正義女神,但不具有性別人權意識的執法人員卻造成不公的執法結果:反同反性的團體可以籍由「公眾利益」及「兒童福祉」等大旗,結合恐同恐性的司法人員來進行對少數族群的壓迫,以達到其道德淨化之目的。

這一年多來,在某些演講的場合中,我們看到教室裡有個位置是空的,問了老師,老師回答「因為學生的家長極力反對孩子來上這樣的課程」;有的教師承受了來至於同儕的壓力,在演講結束後斥責這位教師「怎能邀請這種骯髒有病的人(同志)來我課上,我剛叫學生拿漂白水把講台都消毒了」;有號稱生命教育的專家對著研習的教師說「作為教育工作者的你們,可以接受你們的學生男男肛交嗎?」

但值得為在場你我鼓勵的,在這樣反同反性的壓力下,仍有許許多多的教育工作者、組織工作者邀請你我到學校、社區與師生或民眾分享,努力在課程中融入性別與同志教育甚至表示非教不可,這一切都因為……

「真愛聯盟」

↑左起:性別好好教作者群之一洪菊吟老師、性別平等教育協會理事長王儷靜老師、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鄭智偉主任

↑左起:同志諮詢熱線協會鄭智偉主任、本案律師陸詩薇、性別人權協會祕書長王蘋、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許秀雯理事長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