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HIV+OK的故事】 給最愛的你/小丘

作者:小丘

阿米:

還記得幾年前,在電話中你告訴我最近常常拉肚子,並且腳有點一跛一跛的,好像身體有些狀況,我提醒你該去醫院檢查一下。但還沒到門診日的某個晚上,你就在家裡跌倒,腳完全無力,沒有辦法自行解尿,我們才發現事態嚴重。我立刻排開手邊的工作,趕往你家,並且跟你家人表明我會陪你到醫院掛急診。心中第一次有種可能會失去你的危機感,我只能告訴自己要鎮定,才能穩定的陪你一起走過後續的不確定的住院與復原的過程。在急診檢查病留觀一陣子後,幸運排到空病房,就陪你住進了病房。

照了核磁共振確定是脊髓感染造成,但醫生覺得脊髓感染並不單純,所以在徵得你的同意後,加驗了HIV,結果出來是陽性,而且免疫力狀況很不好。我和你都有用保險套,你也說你不記得什麼時候有過危險性行為,對於陽性的結果,我們都很訝異。知道結果的當晚,在病房的我們抱著、也哭了,我啜泣著對你說:「我覺得自己沒把你照顧好。」你流著淚安慰我:「我自己的身體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責任啊。」

住院的過程中還算順利,醫院的人員也對我們十分友善,我猜或許是愛滋指定醫院的關係吧。還記得第一次醫師來解釋病情的時候,醫生看著我問你我是誰時,你告訴他可以直接在我面前解說所有的病情,醫生很平穩的告知我們現在的狀況與注意事項,沒有任何的異狀。個管師也很關心你的狀況,有新的狀況就會跑來病房告訴我們兩人,並且一直說你好轉的速度比預期快很多喔!病房有個原住民護理師,在看著我們兩個人好幾天後,用她大大的眼睛看著我,隨口問我跟你的關係是什麼,當我說我們是伴侶的時候,她豎起大拇指,用原住民腔對我們說:「你們這樣子互相照顧,很棒!」我們兩個都害羞的笑了。

有一次因為工作需要,我只好放你自己在房間半天。晚上我帶著晚餐回去,你面有難色的告訴我說,你已經解便在尿布上一陣子了,我馬上帶著你去廁所清洗,換上乾淨的尿布與褲子。當下我有些自責,覺得自己沒離開你身邊,愛乾淨的你就不用這樣困窘又不舒服度過大半個下午。你告訴我:「我一直在等你回來,幸好你晚上就回來了,我沒有等太久。」

還有次半夜你要上廁所,你把我搖醒,我們手忙腳亂的到浴室解便跟清潔,在幫你清洗的時候,我因為起床氣臉很臭。在怒氣消了後,我握著你的手跟你說對不起。你沒多說什麼,只是摸著我的臉說:「是我讓你麻煩了。」讓我羞愧的想挖個地洞埋了自己。

剛住院的時候,你無法自行走動、排尿與排便,主要是我協助你住院時的生活起居。你總說覺得住院那段時間讓我很辛苦。但你知道嗎?其實,那段日子能陪著你一起在醫院,是分居兩地的我們,難得有長時間相處的時光。買你愛吃的水餃,一起躺著看電視,一有便意就趕快推著輪椅或扶著你去上廁所,幫你清潔、洗澡,每天消毒導尿管兩次,換尿布,推著輪椅去醫院廣場曬太陽,每次晚上病床簾子拉上,可以自在躺在旁邊的陪病床、牽著你的手睡覺,並且能夠親眼看著你慢慢一點一點好起來,從只能坐輪椅、到可以扶著我走路、可以自己靠著輔具移動,經歷這一切的一切,我心裡的感覺大部分都是溫暖的。

你是知道的吧!我好愛好愛你,就像你好愛好愛我一樣。當你知道我是感染者時,你對我也沒有任何責難或不滿,雖然交往過程也有焦慮與大小摩擦,但我們還是一直走了下來。這幾年你寧靜的陪伴是我心中的錨,讓我不會不安的漂流。一直以來你都是我生命中的太陽,我才有足夠的能力成為照亮你這段生命黑夜的月光,在那段時間輕柔擁抱你。

我愛你,全部,全部。如同當初你愛我一般。
小丘 2017.12.01

世界愛滋日_熱線系列活動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