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HIV+OK的故事】 請把我的恐懼還給我/小刀

作者:小刀

我還記得那是在七月上旬,我被醫師告知檢驗結果是陽性。離開醫院後的我毫無知覺,我不記得臉上的表情,不記得那天天氣如何。

只有一點我忘不了,我竭盡全力壓抑自己的情緒,不讓自己有半點破綻。我不想讓公車上的人察覺到像是患了不治之症的自己的模樣,所以我搭乘了計程車,我才剛離開學校也還沒有工作,卻只能花費多餘的錢搭乘計程車。我在車上不斷地強迫自己鎮定、冷靜,好讓回家以後的自己可以正常維持運作。然後我開始打掃家裡,一邊拿起吸塵器,一邊假裝自己一切都好。我怕媽媽回家後會知道,我怕自己的臉上藏不住任何秘密。

但我還是很害怕,所以我傳了訊息給我所信任的人。他們是我相當確定對性別及愛滋友善的朋友,雖然他們不一定是我最親密的朋友,或者並非我經常連絡的朋友,但是我沒有其他辦法了。基於他們作為心理師、熱線義工或者社會學相關科系出身,我能相信的就只有這些身分及資訊。

所幸,經過與他們的長談,我在數小時之後便安然無恙了。雖然因為一開始的壓抑讓我無法完全將心裡亂糟糟的情緒排除乾淨,但至少我的心穩定許多,我可以好好面對接下來的事情。接下來的事情你們可能都猜到了,我按時服藥直至今日,我的病毒量穩定下降,我的身體很健康,我仍保有良好的人際關係,我甚至與不少朋友分享了我的秘密,關於感染者的出櫃。

其實當時的我對愛滋並非一無所知,我在成為感染者之前就知道,現在的醫學技術很發達,而愛滋也不是絕症,按時服藥就能和其他人一樣沒有區別,少數我不知道的事情就只有:付不起的PrEP,以及最近提倡的U=U。但我再如何明瞭、再如何知曉,得知自己成為感染者的那一刻,我還是存有焦慮、擔心、害怕、恐懼等情緒。然而我不能說,我無法敘說我的恐懼,我不能跟我最要好的朋友訴苦,我只能透露予特定的人知曉。

我相信與從前相比,現在的感染者已經幸福許多,擁有可以訴說、可以出櫃的人,甚至擁有更多權益保障。但我希望未來的感染者,能夠擁有更多權利,包含恐懼的權利、第一時間就能讓親朋好友安慰、疼愛的權利,我所希望的未來並非對愛滋毫無畏懼,而是,即使恐懼也能勇敢地說出來。

世界愛滋日_熱線系列活動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