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HIV+OK的故事】 你是感染者?/許小芮

「我是想說我們這地區型醫院,無法接收感染者,因為之前@##$%^&」
護理長說著過去的經驗,而我呆坐在床上看著他,心裡盤算是否要轉院出去。
「所以我請那一位到XX醫院,那邊有較完善的設備和處理。」

作者:許小芮

那天,結束了悶熱演講,教室內空氣不流通就像全身浸潤在泳池裡,溼答答又
黏膩。結束後滿心想著回到家洗澡,接著出門參加聚會。不料路途中發生了車
禍。送到醫院,基本的行政流程以及詢問病況外,內心多了一層擔憂:
「我穿著I AM HIV+POSITIVE」

我們都知道醫療處置中,只要按照流程以及防護措施完整,醫護人員要被感染
到是微乎其微,尤其是我這種常車禍要開刀(笑)或需要開刀的人,更是要每
個都該注意被針扎的狀況。但…這次因I AM HIV + POSITIVE這件衣服,讓我深刻
經驗到感染者的恐懼。 

「你那件衣服...所以你是??」主治醫師看著I AM HIV+POSITIVE看著我
「這是熱線推出的HIV計畫衣服。」我溫柔堅定的說。
「喔。我沒那個意思,只是詢問一下而已。」醫師鎮定的回頭看電腦上的X光片
詢問前後回急診室,一位護理師拿著一疊資料請我填寫,順道叫我伸出手臂準
備抽血。紅沉沉的血液,緩緩的注入試管裡,別無他想,單純的認為這是例行
性檢查。

院內安排好病床,朋友推著輪椅把我送進休息。晚間護理長來了,基本的噓寒
問暖外,拿出了出院資料再次讓我填寫。此時護理長看見I AM HIV+POSITIVE斗
大字樣,依然問道…

「所以你是愛滋感染者?」在四人病房內,他的音量不算太小的問
「這是熱線HIV計畫的衣服。」我依然溫柔且堅定的回。
「喔…我沒有別的意思。」又跟稍早的主治醫師講的話相同。
「我是想說我們這地區型醫院,無法接收感染者,因為之前@##$%^&」
護理長說著過去的經驗,而我呆坐在床上看著他,心裡盤算是否要轉院出去。
「所以我請那一位到XX醫院,那邊有較完善的設備和處理。」

正當轉院念頭出現時護理長迸出這句,內心的恐懼爬滿全身,忍住想翻白眼的衝
動,慢慢的跟他說PrEP、PEP和針扎議題。雖說他頻頻點頭說是,但表情卻有一
絲的不情願,最後還是放棄與他討論這件事,動刀的是他們,我顯得是隻羔羊
,等著被宰制。
 
當我停下與他討論時,手翻到了夾藏在住院資料裡一張性病篩檢結果與須知。
抬頭看著護理長,他也許知道些甚麼,呆笑著看著我。
「以後不准這樣偷驗血,沒通知還這樣正大光明的丟檢驗,如果今天我是感染
者,旁邊是我家人,那之後的家庭革命你們要承擔嗎?」
護理長小聲的說「抱歉」便走人…
 
我算是常車禍住院開刀的人,第一次這樣的經歷實在很無助,即使知道該如何
應付和回答,但那無助無力和恐懼感卻一直在心中盤旋。直到現在每每回想此
就醫經驗,深刻不舒服。我只是一次的被詢問和有機率的被拒絕,就產生出這
樣情緒,而身邊感染者朋友每一天都必須經歷這些事,真心感到難過。
何時我們可以說出「我是感染者,我很OK」

#HIV十OK

2017/12/9 爽歪歪講座:《陽陽伴侶的H+生活》

更換FB HIV+OK大頭貼支持:搜尋關鍵字-愛滋

下載HIV+OK手折旗(A4/A3都適用),自己動手做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