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子性愛寶典2.0新書發表會側記


 
                                                                                                        (文:來福)
在聽完拉子性愛寶典2.0版發表座談,現場三位妖婦談笑風聲後幾天的餘音繞樑中,我問朋友:你說我側記該寫什麼?他想到蔡宜文一句:『不要盡信A片否則會錯過很多風景。』讓他印象比較深刻。究竟會錯過什麼風景呢?關於這點我一陣不解,只想起曾看某作家說過,想在摩鐵的牆上貼一張紙上頭寫著:為什麼要一直做這種事呢,做久不就都差不多嗎?小時候看到這句話真的是深感認同,由於性這件事從小對於我的吸引力一直都不是如此壓倒性地強大(熱戀期就算了我畢竟也是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甚至單身多年期間也完全不曾造成困擾,在我生理需求的地位上永遠比不上巷口的炸物攤或是火鍋,是以剛加入熱線親密關係小組的起初,以及第一次翻閱拉子性愛寶典時我總在想:為什麼會有一群人需要如此大聲疾呼,要大家多多關照性的各種可能和身體感受這件事,這件事有那麼重要嗎?為何重要?
 
帶著這樣的疑問向前走後,漸漸地過去一些時刻被賦予了意義和自我檢視的角度,彷彿過去攻略過的點在地圖上閃著光,試圖暗示我其實在一些環節上我錯過了一些有趣的小支線小陷阱,例如多年以前,是否我在第一次沒成功讓當時的女友高潮那晚我哭得像個白痴時,就該警惕這種不健康的執著,有多少可能會以惡性循環的方式打擊到關係和為難到伴侶?即便後來漸漸明白了人生和A片有時真的是平行時空,廣告中在咖啡上完美的奶精漩渦也可能只是油漆帶來的效果,但也還是無法就地成佛,仍舊在這份執著中載浮載沉了一段時日。又或者我也曾想過我對性的不求新意或是百無聊賴感是否是還沒開竅的證明?或當伴侶的慾望沒有以什麼特定的樣子出現時,是不是就有立場質疑對方的情感?這些種種讓我驚覺到,所謂迷思原來能夠這麼不著痕跡地養成和滲透我們,在我們體內舒舒服服地睡著,必要的時刻才醒過來,用歇斯底里的尖叫聲掩蓋過多少其他值得關注而美好的故事情節;再長大一些、拉遠一點、多聽了一些其他人的經驗,回頭檢視過去的性,才有一些新的切入點去想在自己或他人對待我的身體的方式中,我是否自我閹割了哪些感受性?而那些也許和身為一個女性可能面臨的期待有關,甚至連身為一個中性的女性,也都可能早已為你準備好了一份專屬的角色設定。這也是為何好像活著的每一天,我們都不時需要保持清醒地確認自己是誰,自己想要什麼不想要什麼,甚至自己正在追求的究竟是真切地基於自己的需求,還是環境灌輸你的需求?
 
這也是為何我認為這本書該讀的原因(好我知道轉的很硬),你無法想像它是多少過來人的血淚經驗提煉出的精華液點滴集結而成。表面上它輕鬆自在且裝可愛地盡著教科書的本分,提供你各種招式;而骨子裡正色地告訴你,是時候開天眼傾聽自己與他人的身體了,但如何進行以及從哪裡著手的選擇權完全取決於你,留給讀者許多自我發揮的空白。像是看著googlemap街景帶你好像開了點眼界,但又讓你少走些冤枉路。最重要的是,在一項項貼心的招式說明與愛的叮嚀中,讓人感到似乎接下來在性或是身體這條路上,我們能夠如何善待他人的身體,擁抱自己需求的奇形怪狀,甚至是無趣。如今我之所以能心安理得地接受自己也許尚不需要親身去約炮,或是將拳頭放入某位女性的陰道就能感到滿足,而不必焦慮自己是否正錯過什麼風景,同時深知哪天當我突然心血來潮想嘗試時,也沒什麼假想敵阻止得了我,正是因為有這本書陪著我繞了一大圈,解說了菜單上各式山珍海味後,對於仍選擇了滷肉飯的我毫不怪罪。這種真正自由的空氣,也許就是這樣像這本書、這場座談如此暢談自己與身體間的連結的氣氛,所帶給我的特別獻禮吧。

For a better experience using this site, please upgrade to a modern web brows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