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一起變好,不是很好嗎?

 
                                                                                                                文|工作人員美嬴
編按:美嬴為熱線第一個異性戀認同的工作人員,在婚權審查會前寫下了自己的心路歷程。
早上覺得心情有點複雜,我看著護家盟的直播,覺得自己人生的路其實一度很有潛力往那邊走的。
 
每次都想說一個感人的故事,跟別人說我為什麼做同志工作,你知道可能是我有很好的朋友、摯愛的親人是同志之類的,但在我進到熱線之前,我的同志朋友大概五個都算不到,而且也不是多親近的朋友,所以走到現在可能是比較勵志的故事(?)我充其量就是因為念社工,所以多懂了一點反歧視、人權、社會正義之類的詞彙,不過這些都跟我的生命經驗離得非常遠。
 
進到熱線只是為了社工實習,那時候還是典型的假友善異性戀,今年遊行的假友善語錄我不誇張完全可以代言好多個,我曾經看著盛夏光年MV中的男男畫面,轉過頭跟姐姐說:「我覺得我一點都沒有反對同性戀,但他們真的在家裡談戀愛、不要出門,不然看了真的很不舒服。」想跟大家說把衣服穿好、也很想知道大家到底什麼時候發現自己是同性戀?或是上課時真的發問過:「為什麼要剝奪了小孩有爸爸或媽媽?」可是我真的打從心底覺得自己很友善,你知道的,反正同性戀可以相愛、那就是好好的過自己的日子就沒事了阿。
 
所以很多時候其實滿理解反同或恐同的人。我知道他們真的不懂,所以會害怕、或是根本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在非常多時候默默成為傷害別人的那一方。因為同性戀這一切對他們來說太陌生,從來沒有人跟他們說過、沒有真實的接觸過,一切似乎與我無關,所以媒體怎麼說、身邊的人怎麼說或聖經怎麼說,這些就塑造了同志的樣子。
 
我就是幾乎從零的開始上性別與同志這堂課、還有認識自己。接下來就有了一個同志好朋友到好多個同志好朋友、好多重要的人在這邊,所以就走不掉了。也因此我完全無法認同那些反對的人口口聲聲的說:「我有很多同志朋友、我也愛我的同志朋友,可是…」因為你如果真的愛、你如果真的傾聽、走在他們的生命中,你只會生氣這社會對他們怎麼可以這麼不公平,你只會生氣這社會為什麼讓他們生活的那麼辛苦,你絕對不可能反對任何讓他們更好的可能。
 
這幾年我聽了很多我想都沒想過的故事,他們怎麼在充滿對同志歧視、不友善的環境中長大,沒有在外面出櫃的他們,每天都要扮演不同的樣子,有些人沒有長大,死了,像五年前的楊允承,也或許好不容易長大了,可是遍體都是傷,然後這社會一樣沒有比較好,像是相愛無法成家,或是非得當個好棒棒的正向同性戀才可以。
 
有時候我會回想當初實習面試時怎麼會沒被抓到然後篩掉XD 但又有著無限感恩,謝謝沒有,他們讓我這樣的人也可以在熱線好好的長大,他們用生命打開我的眼睛、跟我說很多我原本根本不知道的事情,讓我可以開始多做一點點點的事情。我想到如果我沒有走過這一段,很有可能也是站在反對的一方(你知道異性戀就是無敵跟超級優越der),傷害我現在那麼多重要的愛人朋友,我就會一直很想要哭。
 
所以我深信人真的可以改變,透過認識與不停的對話,因為我就是這樣子一路走來,當然一點都不容易,我內心小劇場爆炸過非常多次,到現在也還是熱線最保守的婦女,偶爾還是想叫大家衣服穿好XD 可是我學到不要那麼輕易地去評價任何一件事情,先好好聽、嘗試理解,而當你真的認識後,也變不了你的性傾向,因為那是你自己才有辦法感受的事情(如果變了也沒關係,因為也一樣很美好),而是多認識了非常多美麗的人(這句話有點浮誇,因為也有很多討人厭的同性戀沒錯,就跟異性戀有很多討厭的人一樣)。如果還是不喜歡,我覺得也沒關係,但是不要因為不喜歡就去阻礙別人該有基本的權益,這就是尊重。
 
我也不知道下午到底開會會怎麼樣,但回到生活中,就算婚權過了,大概還就是有兩百件事情要做。
 
如果可以一起變好,不是很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