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在105/11/17之後

                                                                                                    
                                                                                                          文|工作人員Amy
編按:熱線工作人員Amy,除了在熱線主要負責親密關係小組工作之外,也同時發展身體的議題,與馬力共同創了肉彈甜心女子團體,兩個胖女子用他們的身體將美麗的框架擠歪,人人都可以是甜心。
 
昨天(105/11/17)*是很難忘記的一天,雖然在我的成長過程中也經歷過許多惡意,但通常那是少數人會做的、或是隱晦的,昨天感受到的巨大惡意,對我來說前所未見,讓我即使人不在活動現場也掉了好多次眼淚。 
 
從17歲跟女生談戀愛開始,這個秘密就放在我心中好久,我知道自己沒做錯事,但就怕父母擔心,所以一直到30歲左右才敢跟父母說。第一次我覺得應該為了自己的同志身分站出來是屏東有兩位女生因為戀愛被家裡反對而相約殉情,當時我好難過好難過,覺得自己要做更多事讓這樣的憾事不要再發生;然而這件事並不是我知道的最後一件憾事,2011年新北市一位國中男生長期因為自己的陰柔特質被霸凌後決定跳樓自殺、2016年台大退休教授畢安生墬樓死亡,還有很多登不上報紙,但真實發生在我生活周遭的遺憾不停發生,然而這些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我們跟多數人不一樣』。
 
這個不一樣有可能是戀愛的對象不是異性而是同性,有可能是男生在刻板印象中要陽剛不該陰柔,或是我最常感受到的是,我應該要瘦不應該這麼胖。這個世界上的許多歧視本質上都是一樣的,「胖」是我生命的無數個面向中其中一個,我還是我父母的女兒、姊姊的妹妹、外甥的阿姨、以及同志。
 
我不知道關注肉彈甜心的朋友們是因為什麼而對我們產生興趣的?也許是我們拍的影片很好笑?關心的議題你也關心?但無論是什麼,我都希望大家能夠理解到,我想要說從來不是大家應該要變胖或瘦、是同志或非同志,而是我們能不能理解「每個人就是不一樣?」這個不一樣沒有好或壞,就只是不同。這個不同不應該是阻絕人與人之間,而是希望能有更多打開彼此對話的機會,不了解的人只要帶著好奇、保持開放的心來探詢,必定找的到答案的。
(照片為我與辦公室同事於2015年台灣同志遊行的合照,他是一位非常棒的友善異性戀昨天也寫了一篇文章在這裡分享給大家 https://goo.gl/UI6bEQ)
 
*105/11/17婚姻平權法案審議,然在反對聲浪和國民黨的杯葛之下,無法順利完成。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