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0505【公告】「排除同志教育 就不是性別平等教育」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

【採訪通知】

排除同志教育  就不是性別平等教育

民間團體聯合記者會

 

記者會時間:201155日(星期四)上午93010:30

記者會地點:立法院中興大樓106會議室

合辦單位: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ALL MY GAY!!!、同志諮詢熱線協會、性別人權協會、青少年性別文教會、婦女新知基金會、台灣女人連線、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已近七年,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也提到要進行「性教育」、「情感教育」及「同志教育」,遺憾的是,立法院卻有多位立委於教育部教育文化委員會提案以所謂「正確的」性別觀念為由,要求檢討性別平等教育實施課綱,要排除同志教育,此舉反而更增加性別刻板及性別弱勢學生的不利處境,加深社會歧視。因此,長期關心推動性別平等教育議題的性別/同志/婦女團體及青年學生同志團體聯合召開記者會,提出中小學應落實同志教育的訴求,並要求教育部依法行政,推動落實教師性別平等概念知能研習。

出席代表:

ALL MY GAY!!!       王顥中

同志諮詢熱線協會   許欣瑞 教育推廣部主任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賴友梅 秘書長

性別人權協會     王蘋 秘書長 

婦女新知基金會    楊婉瑩 董事長

青少年性別文教會          許斐凱 副秘書長

台灣女人連線     蔡宛芬 秘書長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韶芬

-----------------------------------------------------------------------------------------------------------------------

看見沉默的國小同志  終止體制霸凌

同志諮詢熱線 發言稿

具宗教背景的保守勢力,連日來憑藉教師與家長的名義,以斷章取義的不實抹黑,扭曲教師手冊的內容,並煽動非理性的情緒,發起連署反對性別平等教育納入同志議題。甚至在昨天過立委朱鳳芝召開記者會,向教育部施加壓力。面對部份宗教保守勢力這一連串的動作,同志諮詢熱線代表同志社群,僅以兩項簡單的事實作為回應。

近1/2的同志於小學覺醒,卻在大學時才敢告知他人

同志諮詢熱線曾針對組織內的同志義工展開一次性傾向調查,詢問「幾歲有第一次心動的經驗」,結果發現50%的同志朋友,在小學以前就有喜歡別人的經驗,若把國中時期算進去,則有74%。意即,幾近一半的同志,在小學就意識到自己「跟別人不太一樣」,而將近3/4的同志最遲在國中其,就已逐一覺醒。

然而令人難過的是,當問及「何時敢告知他人」,卻有51.7%的同志是在大學之後才敢跟別人說。自我探索、壓抑不敢言的認同歷程,最長可達12年以上。

這項簡單的調查顯示出幾項事實:

  1.       國小就有同志的存在,這些同志義工有一半在小學時即逐一覺醒,事實就站在這裡,他們告訴你:「我從國小知道了!」這些立委、家長、老師或真愛聯盟不知道,不代表這不是事實,他們不知道是因為過去沒有同志敢告訴他們,或是說了他們卻不願意聽。該檢討的不是同教育教得是否太早,而是為什麼他們不知道或不願知道。
  1.       有人需要花上12年來接受自己是同志的事實,代表伴隨「喜歡」而來的不是心動的喜悅,還有更多壓抑、恐懼、迷惘。為什麼會害怕自己?因為過去學校的教學裡根本沒有同志的存在,同志學生只能自我摸索、找尋自己,然後從網路、媒體上承受對同志污名的刻板印象。難道學校教育不應在同志學生探索之初,便開始提供資源,協助自我覺察?

而真愛聯盟還質疑小學時的心動不是真愛,質疑同志議題會讓正值「同性密友期」的青少年學生,以為自己喜歡跟同性相處就害怕自己是同性戀。這個邏輯無疑更是自打嘴巴,教育部的立場就是要跟學生說:「你是同性戀、雙性戀、異性戀都沒關係,沒有人可以說你不對。」那學生為什麼要怕?到底是誰害怕學生成為同志?明顯就是強調「不歧視同志」的真愛聯盟自己,學生本身可一點都不怕,「害怕學生變成同志」的心態,正是對同志社群的差別對待。

若小學對同性的心動不是真愛,那兩小無猜、青梅竹馬的異性戀情誼也應該都是假的,如此延伸,所有小學生都不宜觸及性傾向議題,以免混淆他們的性傾向,讓同性戀變異性戀、異性戀變同性戀。那麼,真愛聯盟可曾檢視國小教育教材內融入多少異性戀思維?那些公主王子、父母雙親、青梅竹馬的內容難道都要一併捨去?台灣的國小教育一向就是全面融入式的異性戀教育,真愛聯盟可曾起身抗議數十年來的教材把所有學生教成異性戀?

這就是國小教育為什麼需要談同志議題,因為性傾向教育早就在國小教育之中,過去是單一的異性戀教育,若不再打破這種性傾向單一思維,對那些性別多元的學生,無疑被教育體制排斥於外,被教育體制帶頭霸凌。既有體制帶頭性別霸凌,那又怎麼寄望其他學生不會起而倣傚?

如今打破單一思維,擴充內涵,括及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包容更多的差異。這不僅避免國小同志將青春歲月浪費在辛苦摸索上,更讓其他異性戀學生理解,異性戀不過是性傾向的一種,這世界上本來就有各種的性別樣貌,進而終止剷除異己式的性別霸凌。

老師與家長的不接受與看不見,小同志開始學會說謊與逃避

任意問一個同志,最擔心同志身份被誰知道,答案往往是在家最怕父母知道,在學校最怕老師知道。偏偏學校與家庭卻是每個同志成長與學習必需面對的兩個重要場域,而最常對同志議題最常在意或反彈的,往往也是家長與師長,從這次反對聲浪是從家長團體、老師團體與宗背景人仕組成的真愛聯盟發出,即可證實。

然而,家長站出來反對、老師認為過早,中小學從此不談同志議題,同志就會從此絕跡於中小學嗎?不,心動的感覺不會因為任何人反對或禁止就失去反應,就像校園戀情從來沒有絕跡過一樣。在生活充滿不友善、不安全的氛圍之下,同志不是不見,是極力不讓爸媽與老師看見,於是在家裡緘默、在學校低調,同志學會了說謊與逃避的第一課,就從父母與老師身上學起。

有時試圖說出內心的秘密,試圖讓自己的價值被父母師長肯定,老師與家長往往提出「同性密友期」的說法來否定、質疑同志的真實感受,正如這次真愛聯盟所做的一樣。同志只好沉默再沉默、低調再低調,甚至多跟異性接觸,好讓父母、師長誤以為變回來了。但同志依然是同志,家長與老師被自己想看到的欺騙了。「同性密友期」的說法害慘了老師父母,也害慘了同志,他在親子與師生之間築起了說謊與隱瞞的牆。

這六年來,同志議題能見度大增,性別教育逐漸深耕於校園,我們開始有了十分接受同志子女的父母,我們也有了願意且有能力在校園進行多元性別教育的專業老師,無疑讓這一代的同志逐漸有了友善成長、發展的空間,足見師長與家長的支持,對同志有多麼重要!

然而標榜著老師、家長組成的真愛聯盟,所發起反對同志教育行動,其實正毀壞了這幾年來的努力。老師與家長再次帶頭否定校園同志存在的可能,無疑正是鑼鼓喧天的告訴同志學生、子女:「千萬不可以信任你的老師與爸媽,他們絕對不會接受你的同志身份」、「如果你在性傾向方面受傷了、很難過、受挫了、有困難了,老師與爸媽絕對不是你們的求助對象,你只能自食其力。」這就是你們宣揚的真愛嗎?

因此要呼籲贊同真愛聯盟主張的家長與老師,你的看不見不代表同志不存在,你的不相信也不會讓同志就此消失,隔絕了你的子女或學生接觸同志議題,並不會保證他們成為異性戀,他們只會假裝成你們希望的樣子,並在壓抑中繼續受傷。只有讓學生、子女在開放的環境中適性成長,才能終止傷害,以性傾向而言,還有什麼比「將同志議題融入中小學教育」更快、更直接呢?

 

排除同志教育 就不是性別平等教育

台灣性別平等教育協會 發言稿 2011.5.5

認識同志,是善待每一個性別主體的教育行動!校園霸凌事件中,不少案例都是因為性傾向或性別氣質而成為同儕嘲諷與欺凌的焦點,教育工作者的行動與反思,是看見性別面向如何作用在校園的契機。

性別平等教育法通過已近七年,性別平等教育法施行細則也提到要進行「性教育」、「情感教育」及「同志教育」,本會成立以來,許多基層教師努力在教學中進行「認識同志,尊重差異」,但近來,故意隱身宗教名義的反同志教育連署,以違反事實的扭曲與斷章取義的散播方式,抺黑同志教育的平等內涵與專業知能,昨日立法院更有多位立委於教育部教育文化委員會提案以所謂「正確的」性別觀念為由,要求檢討性別平等教育實施課綱,要排除同志教育,不讓各級教師透過輔助教材強化專業知能,此舉反而更增加性別刻板及性別弱勢學生的不利處境,加深社會歧視,破壞校園性別友善氛圍,對此,我們嚴正抗議,不僅是性別平等教育法推行來最大的反挫,也是台灣性別人權教育的傷害,更是集體的性別霸凌。因此,我們也要求教育部依法行政,中小學應落實同志教育,更積極推動落實各級教師同志教育知能研習。

同志教育的精神在於讓任何一種性傾向認同的學生都喜歡與肯定自己的樣子,不可能因此就把學生變成同志!「性別平等教育法」第12-14條文裡,就明文保障多元性傾向與性別氣質的學生與教職員工受教及工作權。不論學生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等,或娘娘腔、男人婆等,都不得因此而有差別待遇。任何一個嚴重性別侵權事件中,都是對基本人權與生命價值的傷害與否定。我們強調依法教育及依法行政,就是保護教育專業最好的策略!

校園性別霸凌事件仍尚未銷聲匿跡,就是教育現場需要更加努力的空間。多元性別敏感度的教育,對學生而言何來威脅與誤導?同志學生,不論在何時確認自己的性傾向認同,都是在異性戀主流的教育中被教育長大的,從小到大,課程裡討論的家庭圖像、情感關係、公民權益、公共空間等,何者不是在把每個學生理所當然視為異性戀架構下的教學?同志教育並未打壓或否定相對多數的異性戀價值,而是要跳脫單一的異性戀情感關係而讓學生看見更多的可能性。

同志教育就是反霸凌、反歧視、反壓迫同志的教育,與性別平等教育是不可分的。因此,同志教育的落實,不僅提供學生培力性別敏感度的公民素養,更透過教育實踐來看見校園裡同志師生的生命價值與基本人權。多一個被看見與充分理解的學生,校園就少一個因恐同而衍生的性別霸凌!校園落實同志教育,只是一個開始,更企盼的是學生們離開校園、出了社會之後,都是性別友善的種子。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發言稿

       教國小、國中的學生什麼是同性戀與多元情慾真的是一個問題嗎?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認為不教才會是一個問題,因為同志與多元情欲本身其實不是問題,但是恐同以及盲目的鼓吹性道德戒嚴反而才會造成許多社會問題!

      以國外的例子來看,從1994年開始, 加拿大的公共衛生局編寫了一套「加拿大性健康教育指導方針(Lignes directrices canadiennes pour l'education en matiere de sante sexuelle)」, 教導所有小學以及小學以上的學生認識不同的性別認同與性傾向。這套教材不斷更新, 在去年, 他們又出版了一本「在小學內的性別認同問答集(Questions et reponses : L'identite sexuelle a l'ecole )」,  提供給學校老師、教育行政人員及相關的專業人員參考, 以加強他們在相關議題上的專業能力。這本問答集除了教孩子什麼是多元的性傾向之外, 還教什麼是「跨性別」、「恐同」、 「異性戀至上主義」, 以及如何以學校之力支持跨性別的青少年和他們的家長。這本問答集特別著重教育應致力保護跨性別的青少年, 使其在求學期間可以得到教師、同儕充分的支持, 保障他們在一個無恐懼的安全環境下成長。這套教材已經施行17年, 足證加拿大政府及民眾並不認為小學學齡兒童對多元性別與同志議題缺乏認知與理解能力。我們更看到加拿大政府面對同志教育的立場是:採取積極的行動, 直接以國家的力量介入, 充分培訓教師有關性議題的專業知能, 徹底落實反恐同教育。

      以法國為例,法國政府也投注許多公共資源來從事同志教育以及反恐同的各項公共行動,例如在2008年10月,法國政府(「健康與運動部」與「國家健康預防及教育院」共同策劃) 即公開徵求以「在他人眼中的青少年同志」為主題的反恐同劇本,共收到九百多個參賽劇本,後來評審選出五個最佳劇本,與電視台Canal plus 合作,拍出五部短片,作為反恐同的教材。為了搭配這五部短片的播放及討論活動,他們另外編寫了一份非常生動的、59頁的反恐同手冊提供映後討論的參考。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認為,不僅孩子們需要多元性別教育(異性戀中心的「兩性教育」是不夠的!), 整個台灣社會其實都會需要。因為同志並不是孤立的活在真空環境下的個人,而是一個社會人, 與周遭的社會互動, 建立各式各樣的社會關係, 其中除了伴侶關係,還有向外延伸的一切家庭、社會網絡。只是空泛地說要「尊重」卻拒絕認識、瞭解同志是行不通的,國家有義務讓社會的每一份子都能活在平等互待的社會關係中,禁止孩子從小認識、理解同志, 只是讓同志繼續背負性別劣勢的污名,絕不可能由此創造出尊重、平等的社會關係。

      伴侶盟呼籲,立法與教育是反恐同的兩大基石,性別平等教育法所標誌的性別進步性是台灣有目共睹的成就, 國家應該拿出決心, 落實此法的理想,並制止任何具有恐同意涵的行動。

 

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網站: http://tapcpr.wordpress.com/   

聯絡信箱:tapcpr2010@gmail.com

 

青少年苡矢告別世界的遺書

臺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 聲明稿2011.05.05

 

親愛的爸爸媽媽,以及我的朋友們:

很抱歉,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或許已經不在這世界上了吧?

對不起,活在這個世界上太痛苦了。從以前到現在,我一直不敢跟你們說,其實...我是個同志。呵,不過這一切也不重要了,反正當你們看到這封信的時候,我已經離開這個地方...

我一個人在學校,一直都不太敢跟其他同學太接近或太親密,就算是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也一直覺得我有個天大的秘密隱瞞著他們,跟朋友之間總是不能坦誠相待,真的很不開心。我不敢跟同學聊聊我喜歡哪個人,它多麼多麼有才華而吸引我,我很怕他們一知道我喜歡同性,就會排斥我。

老師在課堂上,有時都會開玩笑地裝娘,接著說什麼同志很噁心之類的話,你知道,那時坐在下面的我,是多麼的不知所措跟害怕嗎?我很怕這時候老師望向我,或者同學們望向我,指著我的鼻子說:「齊苡矢,你該不會就是同志吧?」

同學們平常也會三不五時就拿什麼「死GAY」、「男人婆」、「娘娘腔」來取笑一些看起來比較特別的同學,不過還好我隱藏自己是同志隱藏得很好,沒有被發現,哈...。有時候為了怕別人取笑我,我甚至也要加入一起咒罵那些人,但這樣做真的讓我很難過,因為...那就是在罵我自己啊!

唉,算了。反正說這些也是白說,我決定還是離開,這折磨我的一切。要改變,真的是太難了...我以為會有人理解這一切,沒想到大部分的人還是這樣....。

爸爸、媽媽,你們常看到我不開心的時候,跟我說:「有什麼難過的事情,要跟我們說喔。」但是,我很難說出口,因為我知道你們連署了那份反中小學同志教育的東西,我很擔心你們跟外面那些人一樣,會排斥我、要我改變。我只好等我聽不到、看不到這一切了,才有勇氣告訴你們這些難過的事...

  老師不愛我,同學不愛我,昨天看到電視,才知道大人跟立法委員叔叔阿姨也不愛我,我真的很難過。如果同學老師們,都能知道什麼是同志,不再說同志很噁心,不再說同志很變態,該有多好?

沒關係,爸媽你們不要太傷心,我相信我到那個世界會很快樂,對不起,我沒有辦法繼續孝順你們。我知道另外一個世界有很多跟我一樣的人,希望你們不要太難過,我將不再孤獨,就讓我們在那裡相會,雖然我現在不能夠感受到你們的愛,但依然希望你們能祝福我,在下一個世界會更幸福。

希望你們能在這個世界對待其他年輕同志更友善一點,希望其它跟我一樣的人,以後會愈來愈快樂,希望大人、同學們,你們能接受青少年同志正在辛苦的事實。

愛你們的 苡矢 敬上

 

真愛聯盟,用幾份教案,要來停止同志友善的性別課綱實施,用上萬份散佈恐同、恐性的言論來謀殺性別弱勢青少年,真愛聯盟面具的背後,其實是異性戀體制真的不愛同志學生的事實。他們從不認真思考,今天同志歧視是如何造成的?青少年同志的不健康、不快樂,是誰造成的?

教育部為落實性平課綱,提供《性別好好教》、《我們可以這樣教性別》、《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等教案給老師參考,卻因此被要求停止性平課綱的實施,扼殺性別平等教育,但其他人權、環境、海洋教育,教育部沒有編教案給老師參考,也不用停止實施。表面上他們說要老師準備好才教,如果是這樣,為什麼有這麼多沒有綜合活動課教師證的老師,都可以教綜合活動課?或是可以拿來配課?

現行的師資培育課程,並沒有把七大議題的內容都列必修,老師都沒有準備好教學,那為什麼可以實施這麼多年?

真愛聯盟表面上,拖延課綱的實施,事實上就是反對同志教育,因為他們並沒平等地要求停止環境、生涯、資訊、人權、海洋教育課綱的實施。要叫所有老師都熟悉所有議題內容,是合理的期待嗎?

教家長如何疼愛與接納自己的同志孩子,讓家長的同志孩子能自我肯定、免於歧視,才是真正地捍衛家長的權益。

請不要忘了,現在已經有很多青少年同志因為社會的歧視而自殺,像是去年青少女同志在屏東自殺的事件,太多例子實在不勝枚舉,教育部與立法委員要因此讓步嗎?

 

青少年同志寶貴的生命,正在你們的手上,請決定。

 

好性會事後新增聲明

譴責真愛聯盟立委張冠李戴、斷章取義,兒少最差示範

今日(5月5日)各大媒體報導,《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露骨地說明如何教小五學生使用清洗性玩具、指套、水性潤滑液,為張冠李戴、斷章取義。

澄清如下:

1. 該手冊編寫使用對象為「國中、高中及大學生的教師」而非國小教師。

2. 該手冊該段落內容在提醒教師要重視安全性行為,也僅有三行文字提及該段落,卻誤導民眾與家長該手冊有詳盡的描述。

3. 之後真愛聯盟不斷截取三本教師參考教材內容,斷章取義,誤導社會大眾,引起社會恐慌,只為阻擋已公布多年的97性別平等教育課綱,其心可議,請審慎檢視發言者為保守基督教派的立場,刻意打擊性別平等教育,檢視其要求性別平等教育到退嚕的企圖。

4. 真愛聯盟聲稱獲得6萬家長老師的支持,但他們過程中換過3次連署內容與訴求,散佈教育部從7歲開始教同志教育與性解放,誤導老師以為會有專門獨立課程,一路欺騙、誘騙連署!

5. 希望大家仔細閱讀教育部《認識同志教育資源手冊》,不要再被有心人利用,導致指鹿為馬、三人成虎,一而再再而三張冠李戴、扭曲事實、以偏概全、斷章取義,這種欺騙社會大眾,唯恐天下不亂的做法,是家長、宗教對社會、青少年學子最壞的道德示範。 

臺灣青少年性別文教會 公開譴責真愛聯盟立委張冠李戴、斷章取義!

 

本系統已提升網路傳輸加密等級,IE8及以下版本將無法支援。為維護網路交易安全性,請升級或更換至右列其他瀏覽器。